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电    话:0754-88229400
传    真:0754-88227949
联 系 人:黄先生
邮箱:sales@sthongqiao.com
        sthongqiao@163.com
地    址:汕头市报本路39号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动态
  • 新闻动态
  • 罐头里的军备竞赛

    日期:2019-11-4  阅读762次

      罐头,一种由来已久的食物储存技术,它是军备竞赛催生的产物、人类食品史上现代文明的象征。诞生之初的它弥漫着火药味,在动荡的19世纪被装上军粮、投入战场。战争结束后,借由工业革命的机器流水线生产,它转身成为大众消费品,进入千家万户的厨房,并成为消费文化、快生活方式的象征。

      如今,由于冷链及保鲜技术的日新月异,罐头逐渐失去了美食界的宠爱,但无论如何,罐头在食品史上占据的里程碑地位无法动摇。

      罐头里的军备竞赛

      1795年,法国新政府公开悬赏,内容是征集“成本低廉、容易运输且不流失营养”的食品保存新方法,悬赏金高达一万两千法郎。当时的法国实行金银复本位,如果把这笔悬赏金对应的黄金价值折合成今天的人民币估算,是将近百万元的巨奖。

      这是一份为了战争而诞生的悬赏。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的法国开始四面征战,从陆地到海上都有雄心勃勃的计划,而战争一旦开打,真正维持军心斗志高涨的是粮食供给。第二次世界大战时,依赖粮食进口的英国就曾因德国对其实施了切断海上补给的狼群战术,前线和本土一度陷入不利。正如公元4世纪罗马军事家维吉提乌斯所说:“挨饿比战役更常摧毁一支军队,饥饿比刀剑更凶残。”在东方,同样的说法出自一个童叟皆知的成语——“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战争可能会旷日持久,但食品的保质期却有限。如何调度国内的粮食,与时间争分夺秒、有效率又不失营养地将其补给前线,是古今中外军事家绕不过的难题。千百年来,人们常用的食物保存法莫过于腌渍、干燥、熏制,或将食物浸于醋、辣椒、橄榄油、酒精或蜂蜜中。欧洲军队数世纪以来都依靠腌肉、腌鱼和饼干来补充体力,但细菌对食物的侵入常常会使远离家乡的士兵遭受不明传染病的威胁,缺少新鲜蔬果摄入也容易使得那些在海上漂泊数月的海军因为营养不良患上坏血病。于是,在即将进入19世纪的前夜,战争后勤学对军粮的研发提出了新要求。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位名叫尼古拉·阿佩尔的巴黎糕点师应邀“出战”。此人曾是德国王子的御用糕点师,深得欧洲糕点师之间流传的那种以糖保存水果的精髓,对研习食物的保存方法也一直兴致勃勃。经历过多年实验后,阿佩尔发现密封于玻璃瓶中的食物,若是隔瓶于沸水煮制后,在室温下的保存期能长达数月。1810年,他把这样的工序制作方法予以发表出版,历史上又称为“阿佩尔灭菌法”或“罐藏法”。

      阿佩尔的灵感也是基于17世纪晚期一个重要的发明——加压蒸汽机(高压锅的前身)的出现,同期杀菌技术和真空包装已经缓慢流传至民间。另一方面,隔着英吉利海峡,法国人的“罐藏法”又为英国人的锡罐发明打下了基石。得知法国人在军粮保存方面有了重大突破,数月之后的伦敦商人彼得·杜兰德就以同样的技术在英国获得专利,并将专利转卖给工程师布莱恩·唐金,后者解决了阿佩尔“罐藏”玻璃瓶易碎的缺陷,代之以锡罐做容器——现代罐头的原型就这样诞生了。

      基于战争需求而来的罐头,一出生即被投入战争。锡铁罐头的制造者唐金设立了罐头工厂,生产出的第一批食品罐头第一时间被送往英国皇家海军进行测试。罐头测试通过之后,唐金也成功晋升为英国海军的罐头供应商。在随后的滑铁卢之战、克里米亚战争中,远征的士兵们行军背囊里少不了一罐口粮。虽然早期的罐头包装又大又重,吃的时候要动用ci刀甚至锤子才能打开,但罐头的出现可以说扭转了欧洲战争的格局。过去冬季冰封大地时就必须暂停的军事行动,有了罐头以后可以持续整个冬天。罐头是人类军事史上活色生香的一笔,也意味着人类食物保存史终于从19世纪起进入了新纪元。